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下班后被奸
下班后被奸

下班后被奸

我在一家饭店上班,得强调的地方是,那是一家特别高级的饭店。在店里面提供高级的美酒跟饮食。

  今天下班时,已经是凌晨三点了。因为我想要早点回家,所以决定抄小路过去。我所上班的地方离家走路只要二十分钟,所以我并没有搭计程车,在这不景气的社会,还是节省点比较好。

  就我走在打烊的商店街时,忽然有一个人从我背后将我抱住。

  「是……是谁!?」我赶紧转头过去,看到一名打扮凌乱的中年上班族,他还有着地中海型的秃头。我并不认识这个男人,他为何要突然抱住我?

  「奈奈啊……奈奈!我找你找得好辛苦!」这名男子一手抱住我的腰,另外一只手则往我胸部抓去。

  「你在搞什么?快放开!」我挣扎着想要推开他的手,但是他使出很大的力气,让我动弹不得。由於他紧贴着我,我可以闻到他身上散发出一种酒臭味。

  「奈奈啊……我一定会好好爱你……求求你不要不理我!」「什么鬼奈奈,我才不叫这个名字,我是「理雅」啦!你这个死醉鬼。」「呜呜……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你,不要这样子……」这中年男子不知道是在发什么神经的,大概是被这个叫「奈奈」的女子甩了吧!结果喝酒喝到现在凌晨三点,现在跑来这边「强抱」我,实在有够下流。

  「变态!你给我放开!」我拿起名牌包包往后方挥击,由於他是紧贴着我,所以包包转了半圈打中了中年男子的后脑杓,他在这瞬间放松力气,我则趁机跑了起来。

  「可恶!奈奈别跑啊!」我听到背后有急促的跑步声,看来这中年男子追了上来,我可是对自己体力很有信心的,才不会输给你这酒鬼。

  就在我往前跑时,我穿的高跟鞋採到了一个凹陷处,脚一扭让我往旁边倒了下去,我赶紧用手臂护住自己,才没有受伤。我看了看刚刚踩的凹陷处,虽然凹得很轻微,但是我刚刚穿高跟鞋跑步,所以一不小心弄到跌倒是很正常。

  这让我想起政府贪污很严重,所以道路铺设都相当随便,纵使在柏油路上,偶尔还是会见到这种凹凸不平的地方。当我要再爬起时,那名醉汉追上了我,并且朝我飞扑过来,将我压倒在地上。

  「嘿嘿嘿……奈奈你逃不过我的手掌心了。」这名醉汉直接伸手,从我深V低胸上衣进去摸我的D奶,并且粗暴的抓捏着。

  「好久……好久没有摸奈奈的奶子了!」醉汉尽情地在我身上抚摸着。因为我是侧倒於地上,所以让这名变态可以恣意地摸我胸部以及臀部,我被他弄得相当不舒服。

  「我好幸福……我好高兴……我爱你……奈奈!」他摸我臀部的手变得更加大胆,现在伸入裙子直接跟我的肌肤做接触,并且隔着内裤刺激我的小穴。明明下班已经很累了,没事还遭受不明男子攻击,并且当成另外一名女人,所以我愤怒地用手赏他一巴掌,以泄我的怒气。

  那名男子挨了我巴掌后,用手护着自己被打的脸颊,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:

  「奈奈……我这么爱你,你竟然打我!?」

  「要我说多少次?我根本不是什么奈奈,我的名字叫「理雅」。你懂吗?你这个变态!」

  「……」接着这名醉汉闭起眼神,咬牙切齿着,彷彿下定了很大的决心,接着他突然高举自己的手,往我这边挥下。

  「啪!」这名醉汉用力打了一巴掌回敬给我,我……我竟然被这来路不明的男子打了,我也用手摸着炽热的脸颊。

  「你……你打我?!」我的声音显得相当颤抖,不知道是因为愤怒,还是害怕,总感觉我现在起伏变得很大。

  「对!我就是打你!我这么爱你,你却用这种方式回我。」接着那名醉汉大吼一声,将我的深V上衣往两侧拉开,让我傲人的D奶露出,然后将我用正面的方式压倒,粗暴地抓我胸部。

  「你给我放开!」就在我打算打他时,他又挥了一巴掌,让我痛得哎哎叫。

  大概是看到我流出眼泪,这名醉汉的神情变得温柔许多,「抱歉……我也不想使用暴力,但是我是深爱着你的,奈奈。」他握起我右边的奶子,接着伸出舌头开始舔起来,刺激的快感让我震了一下。

  我很想再次跟他说,我不是那个女人,但是一感受到疼痛的脸颊,就不敢再说了。这种会把人认错的醉汉,通常很不理智,万一……万一……我再做什么抵抗,他从公事包拿出刀子,高喊要殉情,那我不就惨了?所以为了自己安全,我决定先乖乖配合他,早点了事好回家睡觉。

  「奈奈也帮我舔一下吧!」醉汉解开自己的皮带,然后脱下了西装裤跟四角裤,露出凶恶的鸡巴。

  「……」虽然刚刚在心中决定先乖乖配合他,但是要我去舔这男人的东西,多少还是有些抗拒。

  「快点啊!奈奈快舔!」这时醉汉忽然粗暴地抓着我的头发往他下体靠去。

  算了!反正我也吃过很多男人的肉棒,多吃这一个也没差别了……我乖乖张开嘴,然后用舌尖刺激着他的龟头。

  「喔……好棒……奈奈的嘴……哈……」

  就这样稍微舔了一下,忽然醉汉不知道又在发什么神经,把我压倒在地上,然后把伸入我的裙子里面,硬将我的内裤给脱了下来:「好淫荡啊……奈奈穿着丁字裤。」

  因为有的时候我会调戏到酒店的客人,穿着这种只能遮住三分之一屁股的丁字裤,暴露的效果感觉比较好,让人更容易感觉到性奋。

  「把它还给我!」我伸手想抢回丁字裤,但是醉汉用非常快的速度塞入公事包,然后张开嘴微笑着(还散发出强烈的酒臭):「这我会好好珍惜的。」接着他右手往我小穴刺激,整个身体压上来,做势要强吻我。

  「不要!」当我喊出这两个字时,他嘴已经贴上我的嘴,噁心的味道立刻传来。更可怕的是他还伸入了舌头,我竟然跟一个地中海秃头的酒臭男子舌吻,好噁心!不过……虽然是认为噁心,但是在他下体不断的刺激底下,我也开始有感觉了,一种可望物体塞满的感觉浮现脑中。

  「啾……啧啧……」跟他舌吻发出了一些交缠的水声,不行……我竟然开始感到迷濛了。

  他在我的香唇留下臭臭的口水后,握起了自己的肉棒,然后将我双腿整个分开,准备要插进来。一般的女子应该还是会阻止他,不过我可没有这么笨,因为阻止他我还会遭受挨打,不如就这样爽一下,反正很快就会结束吧!而且……刚好我也被弄得有感觉了。

  我下体感受到硬物的摩擦,随即肉柱就整支入了我体内,虽然我知道他会插入,但是瞬间整支进入还是让我吓到,使我叫了出来。

  「奈奈的淫穴……真是极品!」这名醉汉双手握住我的奶子,尽情地摆动自己的腰。

  「啊……好棒喔……好会顶……啊……」反正都已被奸淫了,与其哭哭啼啼的,不如就好好享受,这就是我的人生哲学。

  这个中年上班族好像很久没有做爱,顶得非常大力,让我有点痛,毕竟爱抚还是不够,加上还粗暴地抓柔我胸部,真的是不懂怜花惜玉。纵使这样……这激烈的性爱还是带给我相当的快感,所以我愉快地发出叫床声。

  「啊……噢……啊……顶得好深……到理雅……理雅的子……子宫了。」这名醉汉虽然听到我自称理雅,但是他现在沉迷在性的快感中,所以没有特别在意我说什么。

  「噢……我要射了……奈奈,我要通通射进去……让你怀上我的小孩!」「啊……啊……什么?要射了?啊……」

  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,他的肉棒快速抽动一下,滚烫的精液便进入我体内了。

  「你……你怎么这么快就射了!?」才慢慢要推往到顶点,结果眼前的地中海秃头的男子就射了出来,让我有强烈的失落感。

  这时候醉汉往前张望了一下,不知道看到什么东西,变得很紧张,接着赶快将自己的裤子给穿好:「奈奈……我先走了!」「什……」不等我说话,这名男子已提起自己的公事包,迅速离开这里,留下被搞得不上不下的我。

  【完】